当前位置: 爱小说 > 武侠·仙侠 > 五行天域 > 五行天域目录

《五行天域》 / 作者:我欲扑街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五章膳堂怪事 最后更新:2018-01-29

  幕之下,黄庭峰上寂静无声。

  空的黄,突显凄冷。

  那间角的屋子,诡异的气息弥漫。

  孤鹤轩站在窗前,千头万绪。想着,自己第一次莫名其妙的栽倒在地,便是在祖宗祠堂门前。当时,他看到了祠堂灵牌偏位上的一尊神像,那神像的左手里正是托着一颗灰的心形石头。只是,那颗石头要大的多。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同样形状的石头,莫名的出现在了远在万里之外,清微山脉无数山峰中,一从无人问津的小山坡上。

  甚至,孤鹤轩有些懵懵然,他竟然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要用这种灰的石头修炼?却又有一种很悉的感觉,见过有人用此奇石修炼,自己只是模仿。而在自己的记忆中,接触的人中过自己的人,有爷爷、爹爹、符老头、黑脸老头,除此而外,再也没有别人。

  “对了,那个老叫化子!我刚才握石头的方法,不就是老叫化子握馒头戏法的方法吗?”忽然,孤鹤轩大吼一声,一拳砸向墙壁,粗气连连,反复追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记忆中,总有些若有若无却总能在不经意间使出来的东西?”

  孤鹤轩突然感觉很茫,很无助,很无奈。此刻,他想起了另外三家的幸存者,心想他们是不是也有同样的事发生?

  来到黄庭峰的第一个晚,孤鹤轩就在站立静思中度过。隐隐中觉得,爷爷与爹爹定是在龙渊谷祖宅留下了什么给自己,很多疑问,只有自己回到龙渊谷,才能解开谜团。而要想尽早实现这一想法,去验证这一想法,只有自己用最短的时间得更

  天刚蒙蒙亮,孤鹤轩走出屋子,来到近的小溪边,洗漱一番。看着倒映在水中的俊脸庞,竟是显得很憔悴,不由得叹息一声。

  “真是麻烦!”

  依照远峳长老的吩咐,孤鹤轩扫完黄,快步赶往那条长廊。此时此刻,别的不说,只饿都饿的他透心凉。这赶路便又快了几分。来到长廊时,已能见到稀稀疏疏的人影。昨天还是关闭的几个堂屋,此刻已经开放。门前排起了长队。

  “他娘的,昨饿死老子了!”一个发音浓重的少年大骂一句,不管不顾的队。其他人视而不见。

  孤鹤轩只是默默的排在后面,前面是一位很是单薄的脸忧愁,双手紧挫。孤鹤轩一看便知端倪。这是因为自己与一些穷孩子过不少交道,在那些穷孩子中,自己属于富的油的那种。如同孤家有份地位的子弟与自己的差距。

  “师,手头很紧吗?”孤鹤轩笑的开口说道,“钱财乃外之物。会才会赚。你这样只会让人看扁的。”

  一愣神,回头一看,是一位挺秀气的陌生少年,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只有一颗灵石啊!宗门的食物发放,每三天一次,一次需要两颗灵石。若是存储不够,难免要挨饿。而且,我还没找到事做。”

  “挺好!走到那儿,总有比我还惨的!”孤鹤轩怪笑一声,不再作声。

  “额!小师弟,你刚才的意思……是不是有多余的灵石?”回眸一笑,清秀的脸庞似是一朵桃

  “有!你要是借的话,也是可以的。不过呢,我借人东西,向来有个规矩,规定期限无法还上的,得收取额外损失。譬如,你借我五颗灵石,五天还,只还五颗。五天后还,得还六颗。十天后,八颗。”孤鹤轩淡淡一笑。

  “好狠啊!”不由得笑了笑,苦涩难掩,沉一会,眼看快到二人了,羞的说道:“好吧!你先借我,我定在五日还你。”

  孤鹤轩呵呵一笑,掏出五颗成极佳的淡蓝灵石,放到的手心。指了指“咕咕”叫的肚子,示意她别说话,赶紧买食物。

  负责发放食物的是一位年迈老头。当别人买时,他一脸笑意。当到孤鹤轩时,一脸无语。不待孤鹤轩说话,直接拿出一食物,推到孤鹤轩面前。

  “这是宗门的救济食物。是专门为黄弟子准备的。”

  “哦!”孤鹤轩掏出四颗灵石,“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笑眯眯的说道:“要双份!”

  老头一愣,子一震,眉头紧皱,怪怪的看着孤鹤轩。须臾,示意一位小青年两份食物。孤鹤轩左手拿起两份美的食物,右手拿起那份救济食物,趁老头不注意,猛地摔在老头脸上。稀、暗黄的汤粥糊了老头一脸。

  “一群贼王八。这修仙圣地,还有这般狗眼的势利小人?”

  老头擦拭干净脸上的稀粥,看着昂首离去的孤鹤轩,嘟哝道:“这也是首座师兄吩咐的,关我什么事?”

  一位上前买食物的少年微微一笑,说道:“师叔,他可是龙渊谷有名的小王,天峰爷爷与百炼叔叔都管不住。以后,别惹他。”

  “哎呀!子贡师侄啊,你也起的这么早?”老头转怒为喜,说道:“像你们天的弟子,今天什么时候来,都是有份的呀。”

  子贡,乃道家用名,本名长孙千殇,被远岳掌收在门下。刚才,他有意而不见孤鹤轩。因为龙渊谷四大世家中稍有份的子弟,都不与这种份地位的子弟来往。譬如,只听其名,便知端倪。四大世家中,“天”、“百”、“千”等字辈,皆是拥有特殊象征的,非可造之才而不可用。如孤鹤轩的名字,便有“闲云野鹤”之意。

  子贡领好食物,讨厌的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未料,正好有一双眼睛向这边看来,双眼对视下,似有闪电火生出。而那人好像还在笑。子贡感觉不,快步走向宝堂那扇门。

  孤鹤轩来的甚早,大吃起美的食物,有炖汤,有山珍,还有一些灵材炼制而成的烙饼。边吃边等,边等边吃,孤鹤轩感觉自己吃了很多,看了看手中的食物,不由地发出一阵诡异的大笑。

  直到巳时三刻,范见仁三人才气冲冲的走过来。另外三人顾着吃了,范见仁则是大骂不断,看见孤鹤轩都觉得不顺眼。

  “四位师兄早啊!”孤鹤轩笑哈哈的说道,“发生什么事了吗?惹得四位师兄怒气冲天!”

  “那个死老头,明明是准备的食物不足,后面来的人没了。还词夺理,说是明明准备的很充足,怎么突然就不够了呢。景澄师叔也真是的,派谁不好,派那么个死老头。”范见仁气不来,破口大骂,“要不是我尚无道行,且饶过他一回。否则,我非卸了那把老骨头。”

  “多大点事!”孤鹤轩依旧是一脸笑意,说道:“人老了,总有些不太灵便。师兄大人大量,算了吧,何苦跟一位老师伯计较。”

  四人没吃完,问玑才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扫视五人一眼,开口道:“嘉年师兄可不是粗心大意的人。要不然,还是真元境九重的他,如何仍能得到景澄师兄的重用?这事还真有些诡异!”

  当然,膳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与这六人没什么关系。在一顿折腾后,五人开始继续编织须弥芥子的模型。孤鹤轩越来越快,只用了半个时辰稍多,便编织完成十个小盒子。范见仁稍快,完成了第一个的三分之一,可一看孤鹤轩全部完成,一走神,手中的笼子又散架了。再加上先前挨饿的事,莫名的发起大火。

  孤鹤轩吃的有些撑,了个饱嗝,起走动了一会,待与问玑长老清算后,便离去。可看到那三人编织的慢如蜗牛,心生恻隐之心,又返回到桌子上。认真的起三人。范见仁在一旁生闷气,看啥啥不顺眼。

  在孤鹤轩的指点下,朱见深三人很快完成了一个小笼子的编织。孤鹤轩一连了三个,三人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原以为范见仁自己赌气,没想到,他也一直在注视。

  “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啊!我怎么没想到那一层呢?”说时,动作敏捷奇快,不出一个时辰,亦完成了十个小笼子的编织。朱见深三人稍慢,但相较之前,快了太多。一个时辰,完成了五个。而且,四人编织的笼子,相较之前的那些,是致了太多。

  朱见深编完最后一个,看了看孤鹤轩,说道:“常言道‘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鹤轩师弟,你不怕我们抢了你的生意?”

  “哼!那是无能之辈的杞人忧天之思,我才不再乎呢!再说了,难不成,我还能跟你们一样,织席贩履一辈子?”

  “咦呵!口气不小!难不成,你还要上天?”范见仁呲嘴一笑,呛声说道,顿了顿,又道:“走,找那死老头算账去。”

  高见厚沉着个脸,说道:“师弟,算了!下午多领一些就是!”

  “鹤轩师侄,今天早上,莫非是你将一稀粥甩到嘉年师兄的脸上?”一直沉默不语的问玑长老突然问道。

  “才没有呢!你们看,我像那种人吗?”孤鹤轩平静的说道。

  “像!”另外四人异口同声的应道。

  “就是他!”门外传来一道苍老而又怒气实足的声音。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