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小说 > 都市·生活 > 当汉武帝穿成康熙(清穿) > 当汉武帝穿成康熙(清穿)目录

《当汉武帝穿成康熙(清穿)》 / 作者:元月月半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10章 吓唬太子 最后更新:2019-10-19

  刘彻接道:“你既当爹又当娘的把太子拉扯大,他还如此不孝,就查查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撺掇他欺君罔上。没人怂恿,你就做两手准备。但我认为不会,太子今日很关心你。”

  康熙想到早上的事,心中那丝怀疑瞬间消失,“你喊魏珠进来,朕出去。”

  刘彻点点头。魏珠把奏表给顾问行送过去,康熙飘到东宫前殿惇本殿东暖阁。此地是太子理政务的地方。

  康熙到门口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很是好奇:“索额图来了?”进去一看不是,不纳闷,此人是谁?

  “喇,拿的什么?”太子看着喇手里的东西问道。

  康熙下意识往四周看看,屋里只有两人,其中一个是太子,便知道喇就是背对着他的那个人,紧接着就看到喇像献宝一样递给太子一本书,“爷,这可是好东西。”

  “名家字帖?”康熙心下好奇,走过去一看,体踉跄了一下,伸手就抓,手从书上穿过。康熙脸,张嘴就喊,保成!说出口,想到太子听不见,狠狠瞪一眼喇,瞬间飘到东暖阁。

  刘彻感觉边暗下来,睁开眼一看,惊讶道,“这么快?”

  “快起来。”康熙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刘彻见状,二话不说,立刻起来,“出什么事了?”

  “跟朕去毓庆宫。”康熙拉着他就往外走。

  刘彻连忙攥住他的胳膊,“等我穿上靴。”一边弯腰找靴一边问,“太子真有二心?”

  “二心?”康熙愣了愣。

  刘彻停下来,扭头看他,“你不是去看太子有没有反心吗?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

  “是,是……”康熙思索着怎么说,对上刘彻的眼神,福至心灵,“他和你一样。”

  刘彻穿上靴,指着自己:“我?他也被人附了?”

  “不是!”

  “那是什么?”

  康熙张嘴想说,忽然想到不对,“他和你不一样,可是再不去,他就跟你一样,爱红颜还爱须眉。”

  “咳!你说什么?”刘彻呛着了。

  康熙点头,“你没听错,快去!”再次拉住刘彻的胳膊。

  刘彻连忙说:“等等!”

  “再等就来不及了。”康熙急急道。

  刘彻:“我这样去,到东宫说什么?万一碰到他在办事,太子颜面何存?”

  “办事?”康熙不明白,“办什么事?”

  刘彻想也没想就说:“笫之事啊。”

  “那个,还没有。”康熙说着,脸上露出些许不好意思。

  刘彻一听这话,整个人坐直,“还没发生?”康熙点头,“你这么急干什么?不对,没发生,你怎么知道?”

  “朕看见了。”见刘彻脸疑,康熙顿时意识到他刚才没说清,“有个奴才给太子一本书,书上画的两个男人‘架’,就那种‘架’,你知道的。朕回来的时候,太子正看,你现在过去正好人赃并获。”

  刘彻整个人放松下来,忍不住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

  “这事还不严重?”康熙对上他的视线,不自在地轻咳一声,“对你来说无伤大雅。可太子跟你不一样,朕从未听说过他对男人感兴趣。再说了,过几日大婚,他此时上男人,置太子妃于何地。”

  刘彻一想再过六天太子就成亲了,“这倒也是。可书是死的,人是活的,把这本收了,太子还可以使人再去买。”

  “你……说得对。那也不能放任不管。”康熙皱了皱眉,转向刘彻,“这事你最有经验,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刘彻:“我——”我哪有,突然想到一件往事,“太子脾气如何?你如果不好说,直接说跟据儿比如何。”

  “和你儿子差不多。你儿子敢反,太子脾气大的动辄鞭笞奴才。”康熙道。

  刘彻摸摸下巴,思索着该怎么说,“吃软不吃硬?”

  康熙点头。

  “那就不能来硬的。书给他收了,他会觉得你管太宽。死给他书的奴才,他会觉得你小题大做。”刘彻说着,转向康熙认真地问,“信不信我?”

  康熙:“你说呢?”

  “信我。否则不会跟我说太子的事,恨不得把朝中所有事一股脑儿全塞我脑袋里,还要我识字写字。”刘彻手搭在他肩上,“那就听我的。”

  从没人敢把手放在他肩上,康熙很不习惯,移开他的手,“朕现在这个样子,不听你的也没别的办法。”

  “你可以捂住我的嘴啊。”刘彻道。

  康熙笑道:“我信。男以及男之事你都比我懂。”

  刘彻轻笑一声,“我该说谢谢夸奖吗?”

  “不用谢。”康熙道,“朕没夸你,只是陈述事实。”

  刘彻朝他肩上一巴掌,“别气我了。”起整理一下龙袍,喊奴才进来给他梳头。

  一刻钟后,刘彻到乾清宫正殿,吩咐梁九功,“即刻把宫中所有十四到二十四岁的太监找出来,带来见朕。”

  “嗻!”梁九功一听“即刻”二字,知道他主子很着急,肚子疑也不敢问为什么。出了正殿,就把所有当值太监喊过来,传达皇帝命令。

  没到两刻,人就到齐了。

  尚书里的一群小阿哥忍不住往外看,传道受业解的夫子也停下来。夫子心中纳闷,出什么事了?小阿哥们直接问出来,可惜没人知道。

  小阿哥们课也不上了,一个个趴在窗户上看着他们的汗阿玛缓缓走向那群人,随后那群人按照高站成十排,每排约有三十人。

  康熙见这么多人,也忍不住问,“你要干什么?”

  “别急,等一下就知道了。”刘彻在心里说一句,就开始人。

  康熙见他把塌鼻子小眼睛,突嘴龅牙,个头太矮,皮肤太黑的奴才全出来,就命他们回去做事,立刻懂了,“好看的留给太子?”

  “你知道?”刘彻转向康熙的方向。

  康熙没正面回答,“有次你宫里的奴才诬告刘据戏你宫里的人,你没责怪他,而是给他几十名宫送过去警告他。”

  “警告?不是。”见康熙好奇,刘彻想笑,发现地点不合适,抬手揉揉鼻子,挡住笑意,“我嫌据儿眼皮子浅,堂堂大汉储君,要什么样的人没有,然干起戏人的当,太给我丢人了。”

  康熙惊讶道:“因为这个?”

  刘彻“嗯”一声,微微颔首,“如果当我能直接问据儿,也许后来他就不会……算了,不说了,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给你儿子人吧。”

  康熙:“谢谢。”说着,顿了顿,“你也可以把保成当成你儿子。保成,他除了脾气不大好,其他方面都挺好。”

  “不用当,他也是我儿子。”刘彻在心里说。

  换做以前康熙会挤兑他一句,可见刘彻对他儿子很上心,便顺着他的话说,“是你的。”

  刘彻抿嘴笑笑,亲自查一下还剩多少。一看不零不整,沉片刻,去掉零头,带着剩下的人去毓庆宫。

  梁九功把年轻的太监叫去乾清宫,也惊动了太子。太子要批奏折,还想看喇给他的书,忙得分乏术,就让他宫里的人去乾清宫听出什么事了。

  东宫的奴才没听到,倒是把刘彻带回去了。

  刘彻看到惇本殿宽不过七间,忍不住皱眉,在心里对康熙说,“东宫怎么这么小?”

  “这个皇宫是前朝的。”康熙道,“再建劳民伤财,对我来说挺大了,就没扩建。更何况我和太子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外面度过。”

  刘彻:“行宫?”

  “畅园,类似你的甘泉宫。”康熙道,“你若不来,太子大婚后,朕就去畅园。天气热起来会去热河行宫,然后再回畅园住到冬至。”

  刘彻听他这么说,对畅园很好奇,“我们过几天就去畅园?”

  “朕都行。”康熙道。

  刘彻:“那就这么说定了。”

  “儿臣给汗阿玛请安。”太子胤礽大步走出来,“不知汗阿玛有何吩咐?”

  刘彻下意识看一眼康熙。康熙微微颔首,朕信你,去吧。

  “一点小事。”刘彻抬抬手,让他带来的人在里等着,跨进东暖阁,转就问,“朕听说保成对男人很感兴趣?”

  太子愣住:“什么?”

  “男人。”刘彻往四周看看,康熙指着案几,在那边。刘彻大步走过去,翻开看看,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画的不错么。

  康熙皱眉:“现在不是欣赏那东西的时候。”

  “我哪儿欣赏了。”刘彻瞥他一眼,就拿起来。

  太子顿时脸,急切道:“汗阿玛!儿臣知罪,请汗阿玛恕罪!”说着“扑通”跪在地上。

  刘彻吓一跳,啪嗒一声,手里的书掉在地上,好巧不巧,正面是两个男人交媾的样子。康熙登时觉得刺眼,连忙别过脸。

  太子脸已然煞白,撑着地的双手不住哆嗦。

  刘彻神淡定的捡起来,拍怕上面的灰尘,笑道,“朕又没怪你,恕什么罪?起来。”

  “啊?”太子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他爹正翻手里的书,兴趣盎然,“汗阿玛不,不怪儿臣?”不敢置信地问。

  刘彻合起书,“就这个?你又不是小孩子,朕怪你作甚。”

  “可,上面画的都是男人。”太子忍不住说。

  刘彻:“男人怎么了?也是人,不是畜生。还是保成看不起男人?”

  “儿臣没有。”太子连忙说。

  刘彻:“没有就起来。”伸出手,“还要朕扶你?”

  “不敢!”太子连忙站起来:“谢汗阿玛。”

  啪!刘彻抬手把书扔案几上。太子的心跟着咯噔一下,汗阿玛还是生气了,“汗阿玛,儿臣再也不敢了。”

  “朕说了没怪你,你这孩子怎么就不信朕呢。”刘彻皱眉道,“朕不但没怪你,知道你对这事好奇。”指着宫图册,“朕还给你几十个人。”

  “什么人?”太子没听懂,连忙问道。

  刘彻抬手往外一指,“那些都是朕给你的人,不够再告诉朕。”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