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小说 > 其他小说 > 牵魂者 > 牵魂者目录

《牵魂者》 / 作者:桃之夭夭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一百一十章最痛苦的死法 最后更新:2017-03-17

  刘鹏不得不将手上的动作停下来,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谁呀?”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随即将门虚掩上,我躺在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双手双脚都被他捆绑着动弹不得,我的眼睛迅速地看了一下四周,除了注射器和血管以外,在旁边的桌子上面,还有几块DAO片。

  我立即定了主意,弯曲着手臂,想要接手肘的力量将DAO片拿到手,可是电视上看是那么回事,到了我上却是完全不同了。

  在我的手几乎快脱臼了的时候,依然碰不到DAO片的一点,外面不知道来了什么人,刘鹏正在外面和他说着话,汗水从我的额头上滴下来,我清楚地知道,如果在刘鹏进来之前我依然无法自救,可能真的会直接命丧至此。

  而薏子的尸体,我依然没有找到。

  想到这里,我咬牙,狠狠一,终于找到了DAO片的一角,那DAO片很是锋利,将我的手心划出了深深的一道伤口,而我已经无法去理会那一股疼痛,转动着手指,开始划着手臂下面的绳索。

  不知是不是应该庆幸,刘鹏用的是很细的绳索,或者是因为在求生的念下面,我划了几下之后,绳子就已经断开。

  与此同时,刘鹏似乎将那个人送走,我听到了他关门的声音。

  一只手得脱之后,我立即开始划开了另一只手上的绳子,DAO片没有丝毫可以遮住的地方,我的手早已经鲜血淋漓,在脚上的绳子,只剩下一只的时候,我听到了刘鹏的脚步声。

  “啪嗒,啪嗒”,他在一步一步地靠近。

  鲜血让我的手掌得很滑,好几下我都差点将DAO片扔了下去,而不知道为什么,剩下的那条绳索格外的坚硬,我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的时候,依然没有要断开的意思。

  而刘鹏的脚步,似乎已经到了距离门口不到两米的距离,门被他自己关上了,所以他看不到里面的我的样子。

  “啪”的一下,绳子终于断了,我将DAO片扔在了一边,随即用最快的速度,在刘鹏即将推门而进的一瞬间,将门关上。

  门外的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奋力地撞起门来,我使出全的力气将门堵住,并腾出一只手,将锁上。

  在整个门终于完完全全锁上的时候,我的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而外面,也似乎没有了动静。

  我不敢妄动,将边的地窗开,那是一个阳台,阳台边是铝合栏,从栏看出去就是大街。

  我想过在窗口大喊,可是此刻已经是深,外面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而我一喊,一定会让外面的刘鹏立即破门而入。

  我随即回到了间,刚才我看到,这里有一个电话机。

  拿起话筒的时候,我发现电话线早已经被人切断,形同摆设,同时,我听到了“嘭”的一声巨响。

  我猛地转过头,正好看见刘鹏出现在了门口,他的眼睛在灯光下面闪出异样的光芒,嘴角上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他说道,“这样的把戏,上一次已经有人玩过了。”

  我连连退了几步,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我只觉得自己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可是我知道,只要一倒下去,我的下场就会和薏子她们没有区别。

  这样的想法让我的神瞬间恢复过来,然而脚下还是一阵阵的发软,我只能伸手扶住了墙壁,看着他,说道,“可是,上一次她没有成功的事,我不会失败。而同时,我一定会把她们,带回去!”

  “你还挺自信的?你觉得,你现在拿什么跟我斗?”

  “你说过因为你上的药,她们就不敢接近你,对吧?”

  刘鹏一愣,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迅速地往他上撞去,仅此一次的机会,我几乎用了全的力气,在把他撞倒在地上的同时,我的脑袋也撞在了墙角上,疼的我眼前一阵阵发黑。

  可是意识依然迫着我清醒,我的手掏进他的口袋中,将他方才拿出来的拿一药,刘鹏一见,肯定不会让我得手,伸出手便要过来抢,我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好几步,刘鹏步步逼近,我不敢扔,怕散发出来的东西会更致命,飞快地想了一下之后,我咬了咬牙,盖,直接将它,一饮而尽。

  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想过,这样的做法或许会让我死的更快,而接下来的事,就如同我预想的一样,那一天,小狗并没能带走走廊上的那个孩,以及一直在屋里角里等待角里的薏子,终于找到了可以接近刘鹏的机会。

  我知道这样的做法会遭来什么样的后果,当鬼魂的怨念得到宣泄和释放之后,它们会越来越大,而怨念只会多,不会少,等到她们向屋子里面的刘鹏报复完了之后,或许我也会遭到这样的待,可是除了这样,我别无选择。

  耳边响起刘鹏尖叫的声音,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理会,因为咋我将拿一药喝下去之后,只觉得似乎有一只手掌在肚子里面不停地翻搅,那股痛楚让我只想晕眩过去,而在晕过去的前一刻,又似乎有什么将我的神经狠狠一扯,整个意识又回了来。

  我死死地捂住了肚子,在那一刻我只想找个利器将它剖开,全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了一样,我从刚才掉在地面上的DAO片的反光中看到,我的头发早已经被冷汗沾湿,脸如同被水泡过一样毫无血,从我的嘴角,白的泡沫垂涎下来

  眼前突然一晃,我慢慢地抬起眼睛,对上的是薏子那森然恐怖的脸庞,而我早已经没有了尖叫和后退的力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在她的手抚上我的脖子的时候,我甚至在心里笑了一下,随即,无边无际的黑暗终于将我的意识吞没。

  我想,这大概是最痛苦的死法了。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