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小说 > 军事·战争 > 铁血兵锋 > 铁血兵锋目录

《铁血兵锋》 / 作者:妖妖灵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0006章巨人蜈蚣 最后更新:2019-12-19

  巴菲特乘越野车上前,闻着空气中是硝烟和血味道下了车步行到徐虎ZHAN死的区域,根本没尸体,他只能捡起那把被炸得不成样子的03自动Bu枪 ,隔空间对话道:“军人的天职是什么?你们当然会说,是保卫家,可是我不这么看,军人的天职,其实是ZHAN死沙场,我的兄弟们被你们干掉,我为他们自豪,也怪不得执行命令的你们,可是,那种手足,你应该懂吧?每天晚上一闭眼,就看到我的兄弟们在我前跪着,我必须为他们报仇!徐虎啊,我不仅要你死,我要你们这支突击队,全死!告我弟兄们的在天之灵。”

  话,泪也

  环境并没有随着徐虎的牺牲有任何改,丛林前头是还是丛林。一的急行军,他们只走了五里路,环境实在难走,没有了徐虎这个主心骨,他们的心里都有些沧桑和孤寂。

  刘成武使劲甩了甩头,不让徐虎牺牲那些负面绪影响到他的思维,他现在是带队长官,一定要保证头脑的清醒。敌人有车,总会追上来,得让他们的车失去功能。看着年少的徐清,还有猛男背上的首长,他说:“书生,留下布雷吧!”

  大家都停下了脚步,看着刘成武,目光坚毅,书生放下了背,把食物和淡水都分给大家,弹药也留给了大家,把所有的手雷手榴弹地雷,还有弹,全收集了起来,道:“天山雪后海风寒,横笛偏行路难啊,终于等到你这个命令了,你们快走,我迟点儿就能追上你们!”

  刘成武道:“谁让你自己留下了?大家动作快点儿,把你们的看家本事都拿出来,坑死这群猴子!”

  徐清小声道:“为什么之前不布?”声音中全是委屈,脑海中飘起徐虎的音容笑貌,伤心不仅上了心头,也下不了眉头。

  毒蛇柔声道:“咱们没时间,如果抢时间,很难保证不被他们围起来,小清,什么局势,你也明白,队长不去,谁去?”

  徐清倒着提枪,显得有些疲惫,轻轻摇头,道:“我宁愿是我。”

  毒蛇眼眶含泪地捏了捏徐清的脸颊,摸摸头,整理整理领,“谁都想代替他留下,可是军令如山。”

  “再有,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咱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许太久了。”书生的心也不好,实际上,大家的心都很差。

  一边是河,一边是林子,容车辆经过的,只有一道河,书生是布雷的行家,在大家的协助下布置了一片连环雷阵,六十米长,bao zha范围覆盖了三百米,后方全是发地雷,饵雷在最前面,饵雷一爆,连环雷阵同时bao zha,四轮车而已,就算是来了带履带的,也照样走不过去。

  耽误了小半天的时间,负责警戒的徐清得到了有效的休息,当大家继续前进的时候,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终于到了河拐弯的地方,放眼望去,是一片湿而且遮天蔽日的森林,抬头遥望,已经能看到雪峰了,望山累死马,还得走十多里。

  古树比凉山下的还要粗壮,树与树之间,只能供两个人并排通过,给人以无形压力。这片林子也不知道存在了多久,林子入口出全是烂掉的树枝树叶,像是一层厚厚的地毯,有一股恶心刺鼻的味道,让人非常不舒服。书生已经一口吐了出来,扶着树干,脸苍白,显得特别疲惫。

  医生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道:“兄弟们,戴上防毒面具吧,这里可能有瘴气!”然后低声问:“书生,没事儿吧?”

  书生摆摆手,道:“没球事儿,动作太多了,伤口疼,歇歇就没事儿了。”

  因为又进了森林,大家的速度再度慢了下来,有雪峰这个坐标,再不用拿出指南针和地图对照,深入林子大约一里左右,道路完全被盘桓的树根和尖锐的藤蔓阻挡,加上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的蒿草丛,刘成武只能让大家先停下。

  刘成武有些着急,脸前所未有的差,停不能停,又走不了,百无聊赖,他抽出一根烟来,摘下了防毒面具,吞云吐雾,心道,可别最后没死在敌人手里,死在这林子里了。他们倒是没什么,首长和小清也交代在这里,那得多揪心?

  沉默了很久,刘成武把烟头弹进了前头草丛,这时候也不用担心劳什子森林火灾了,烧干净最好。曾经有一次,他们被林子所困,指南针被磁场影响,阴雨连天不识得前路,可不就一把火烧了三十里丛林么?霸道也好,细致也好,他们总能想出最有效的理办法,如今,不知道是环境原因,还是因为大家都累蒙了,仿佛巨大泥潭,找不到那种淋漓尽致的感觉。有时候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渺小。

  伫立久,草丛中烟雾缭绕的地方,似乎有些东西在往出爬动,在最前面的书生以为是眼了,使劲眨动几下,凑近了观察,忽然像见了鬼一样的往后退却,叫道:“蜈蚣,好多蜈蚣!”

  丛林中没或者多的虫子,总是让人头皮发麻,大家把手电照了过去,不由起了一鸡皮疙瘩,几十条长足有二十五分,黑体,红脚的节肢动物正源源不断的窜出来,除了一些疯狂的生物学家,正常人对这东西都唯恐之不及。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看热闹,大家快速用工兵铲在大家边挖了一个土壕,毒蛇将一枚汽油弹信拆了,将凝固燃料放在壕沟里点燃,给大家布置了一道火线防,密密麻麻的蜈蚣从草丛中爬了出来,有些进了火堆,被烧焦了,为了确定这些蜈蚣是不是烟赶出来的,猛男也把一支烟头扔到了草丛里,果然,这东西似乎特别怕烟,窜出来更多,道:“三哥瞅你那怂样子,大惊小怪!”

  书生像是特别怕这种多的东西,躲在火圈儿里一动不敢动,气息有些不顺道:“看过个电影,铁鸡斗蜈蚣,蜈蚣怕鸡,你们有没有谁属鸡的?把这东西吓跑!”

  猛男冷着脸,道:“鸡没有,巴有!”然后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火圈儿,伸手就抓起一只,研究了片刻,道:“巨人蜈蚣,这地方的特产,非常凶猛,会主动攻击,不过不会依附,二哥,这其实是个不坏的消息。”

  医生问道:“怎么说?”

  刘成武道:“有这么凶猛的东西成推出现,就不会有其他生物,前面一大段距离都很安全,它们咬不破我们的作ZHAN服,又不会依附,咱们可以快速通过!”

  书生听后,就蹲了下来,浑开始瑟瑟发抖,猛男大声道:“三哥,怪不得毒蛇说你是废物,有必要怕成这样吗?”

  可是书生却根本不回答,抬起手,示意大家别理他,大家这才发现了他有些不对劲,医生急忙把他放平在地上,摘下防毒面具,一看那青黑的脸就知道坏了,道:“他中毒了!是不是有蜈蚣进来了?”

  书生艰难道:“腰像针扎一样,闽越猴子DAO上有毒!”

  医生急忙解开了他的服,翻开后背,用DAO子割开了他腰间的一点伤口,一股黑血就了出来,医生用手沾起一点闻了闻,一股刺鼻的臭,毒源果然在这里。

  运动过量,毒素已经开是在书生全kuo san,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嘴角时不时得溢出一口白沫,非常痛苦。

  徐清和大家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只能依赖妙手回的医生。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陷如此境地,书生忽然中毒,让人猝不及防,大家难过的想,书生会不会窝囊的死在这里?

  只有专于此道的医生非常冷静,现在他们的手里已经没有任何的解毒药物,之前从闽越猴子上扒下来的药物,也没有一种是这种毒的解药,他当机立断,道:“猛男,抓一条蜈蚣给我,我要以毒攻毒!”

  医生说什么,他们都得照做,猛男利索得抓回来一条交给了医生,在把蜈蚣放在了书生背后之后,大家发现,蜈蚣见到这些毒血,显得非常亢奋,可是没多久,蜈蚣就死了,医生见有门儿,忙让猛男多抓了一些,随着蜈蚣一条接一条死,书生发抖的况好了很多,大家的心渐渐放进了肚子。

  徐清早挂泪痕的苍白的脸,挂出了笑容,把书生捧在自己怀里,无力道:“不能再死人了!”

  过了好久书生才恢复了神智,艰难的笑笑,虚弱道:“小清,你知道世界上最美好的一个成语是什么吗?是,虚惊一场!以后三爹你的书法,还得练呢!从六岁开始练,算是童子功了,以后这也是一门吃饭的手艺……”

  徐清点着头,哽咽道:“三爹我背你走!”

  书生死死抓着徐清的手腕儿,还走什么啊?他泪眼朦胧,不停的说:“不平,不平啊!”话说完,书生体抽搐,接下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看样子,是伤口非常疼。

  医生让徐清离开,刚让书生再趴下,还没有放平,“咻”得一声,一发子弹穿过林子,穿透了书生体不知道哪个位置,大家的神都是一僵,徐清体像过电一般猛然一震,快速窜上了树,端枪顺着子弹的来路找人,狙击手没找到,可是他看到后一大批兵马正在组织入林子,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后。医生已经把书生拖到了树后,还没有坐稳,一枚火箭弹就射了过来,幸好是偏了,进了前面的藤蔓当中,bao zha后浓烟四起,大批蜈蚣四逃窜,稀里糊涂地给他们开了路。

  杂草和弹片全倾泻到了他们的上,猛男怒声道:“儿子,把那个手干掉!”

  徐清目光血红,把手的脑袋锁定在十字瞄准标记上,正要扣动扳机,他拉动枪栓下了一发子弹,扣动扳机,体猛然一阵,后坐力让整棵树都在颤动,是一发高爆弹射出,那手脖子以上完全成了一堆肉泥。

  他抽泣着干掉了手,急忙挪到了医生和书生面前,心中一紧,书生的腰已经成了一片血红,可是刚刚子弹明显得不是这里,看他的嘴里不停往外冒血泡,医生翻开了他上服,果然是腔中弹。这肯定是肺叶受伤了。

  医生用浑解数止血,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看着书生的样子,大家各自找掩体回击,不再控制弹药,子弹带着他们的怒火射出,疯了……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