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小说 > 女生·言情 > 秀才家的小娘子 > 秀才家的小娘子目录

《秀才家的小娘子》 / 作者:三千静流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005幼弟 最后更新:2018-09-27

  等村里人家做饭的青烟袅袅升起的时候,陆清石才回来。这个年纪的小孩,要么成天皮,出去玩。但是陆清石不是。他现在才七岁,已经懂得体谅的辛苦。

  他也干活,去帮起子的人搬东西。年纪小,搬不动大块的木料,和几个小孩一起去的。人家都是十几岁的去干活,他一个七岁的显得鹤立鸡群。

  没人要。

  要也是给三四个个铜板,意思意思。

  陆清婉死都不愿意弟弟去受这份苦,但是扛不住她去田里干活的时候,这个陆清石溜出去。

  当她是怎么狠得下心,嫁了人之后把弟弟轮寄养在大伯和四叔家的?

  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宁愿吃苦也想跟着。她出嫁的那一年,哭得最厉害的就是陆清石了。她不能带着他一起嫁人,没有哪个婆家愿意接受这样的拖油

  她第一个孩子时因为受婆婆磋磨的才掉的。小产之后,没有亲戚愿意站出来帮她说话的时候,也是陆清石生生走了十几里地,把上钱全部掏空了给了自己。

  寒料峭,她躺在榻,没办法送他出门,只能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瘦高的躯,顶着一件大又旧的服,看起来空的,那个时候她多么想留着他住下来,晚上走路不安全。路不平,前几年还有醉鬼一头扎到河里淹死的。

  但是,她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

  陆清婉最最对不起的人,除了陆清石这个弟弟,不会再有别人。

  ……

  等到太阳也一寸一寸地沉入山谷,天空中月朗星疏的时候,陆清石终于回来了,带着一张猫脸。陆清婉给他拧了条热毛巾擦脸。

  “,我自己来。”陆清石嘿嘿地笑着,略有一丝扭。好久都没有给他擦过脸了,怪不好意思的呢……

  “别动,仔细擦到眼睛里去。”陆清婉按住他的小子,把他脸上的泥灰全部都仔仔细细擦掉了。

  “嘻嘻,,今天我们吃什么,好香啊。”洗去了脸的泥灰,陆清石眨巴眨巴着眼睛,水润润的,看起来特别讨人喜

  看那一脸的神活气,一双眼睛机灵透亮,脑袋瓜子也转溜得特别快。

  陆清婉拧了一下他的鼻子:

  “快去洗洗手,今天做了你爱吃的萝卜汤。”可惜,没有肉。陆清婉翻遍了厨都没有找出一块肉来。白萝卜炖肉汤,陆清石最爱吃了。每逢过年,他们家都必做一次。

  年尾喝上一口肉汤,一整年都有盼望了。

  陆清石黑溜溜像葡萄一般的眼睛一下子噌地亮了起来,连方才的扭捏都忘记了,拉着的手,脸蛋凑了上去使劲地蹭了蹭。

  陆清婉抚摸着弟弟脑袋上的绒毛,唇边浮起一丝笑。

  小孩子的心就是那么的纯净。连快乐也那么单纯。

  吃过山珍海味,睡过高卧榻,丝软枕,熏香袅袅,实际上还不如和亲近的人在一块,吃糠咽菜都不觉得苦。

  陆清婉把几天的菜全部都下锅了,这一顿,陆清石吃得很饱,很高兴。

  全然没有注意到嘴边浮起的笑容。

  第二天天亮,陆清婉没有像以往那样,起早贪黑去田里干活。周家在村里分到了三十亩地。按人口来划分,十八岁以上的中、壮男丁,分田二十亩,人分十亩。在他们村子里,地形多为高山,田地紧俏,陆清婉家分到的地都是极好的,肥沃土质软,地又不偏。陆老爹撒手去了之后,留下两个黄口小儿。陆大家威逼两个侄儿不成,便走后门塞了点钱给村长,陆家的田地被他分走了五亩。

  周四家一看,也给村长塞了点钱,着照顾侄的借口,剩下的二十五亩划拉了五亩到自己名下。每年给他们弟俩一年的口粮。若是周四到别了人家的田地,才没有这样的便宜捡,不仅要交口粮,还要给银子。他们就是欺负两个小儿,没有能力种田,也没有人撑腰才这样做。

  他们也是振振有词的,当年周三儿去抱了贵人的大,连自个儿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姓也给改了,享了那份福贵,陆家军倒了,也得受着倒霉。凭啥你一个外姓的还占着那么多地。

  不过村长毕竟还没有太老糊涂,陆老爹在陆家军混的时候,整个周家村不是全凭着他的鼻息过日子,村长这好也没少捞着。

  周大和周四想要吞地的野心没成。

  陆清婉攥着这辛苦争取下来的二十亩田,硬撑着去耕种,争那么一口气。

  现在,陆清婉可不是这么想了。

  种田种田,靠老天吃饭,一辈子就指望着在土地里刨食。面朝土地背朝天,还要诚惶诚恐地盼望天下太平,千万不要再仗了。

  她一介弱质,再,还能和男人比种田么?种田到底不是她光是凭着一口气,说撑就能撑下来的。若是有那份毅力,倒还不如像周大娘说的舞针弄线。

  陆清婉趁着天没有黑,开了窗子,操起了自己想念了多年的绣针。

  既然种田这辈子是不能指望了,她现在只能重操旧业。

  说到刺绣,这个她从小摸到大的活计,还是有几分底气的。

  当年年纪小,没有特意朝刺绣这份活琢磨。等到嫁人之后,才知道,自己手上的这份手艺,在最清贫的时候,能给自己买上一碗肉吃。

  等到徐凌高中状元了之后,她随徐凌上京,在京城里结交了许师傅——那个当年皇家的用裁缝,号称京城第一绣的许三娘。因不慕荣利,刺绣的一颗心也就淡了。索开了个脂粉铺子,只时不时出一些细雅致的图样。京城名媛的时兴样,有大部分出自许三娘的脂粉铺子沉香苑。

  见许三娘的时候,正是徐凌日日高升之时。陆清婉总被徐凌三天两头有意无意地冷,忽冷忽热。加之婆婆以为徐凌已经不大对她上心了,便开始了对她彻底压。陆清婉渐渐心如死灰。也许是两个人的遭颇有几分相似,加之于刺绣一艺上陆清婉也颇有几分天资,她成了许三娘的徒弟。

  么么哒づ ̄3 ̄づ

  啥也不说了,我去刷留言看!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