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小说 > 女生·言情 > 秀才家的小娘子 > 秀才家的小娘子目录

《秀才家的小娘子》 / 作者:三千静流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008做饭 最后更新:2018-09-27

  陆清婉摸了摸陆清石被晒得有些红的脸,掏出手帕子给他擦了擦汗,有些心酸于他的懂事,同时也有些恨自己上一辈子竟然能那么狠心地送了他去叔伯家,安心嫁人。那些抠门钻钱眼的亲戚,个个都像是吸血鬼,陆清石长在那样的人家,怎么可能有好日子过?

  事实上,陆清婉若是把陆清石带去叔伯家寄养,也别无它法。

  毕竟,出嫁的儿带着胞弟一起嫁入夫家根本不合规矩。加上徐凌母亲徐罗氏本就是不儿媳,那个三天两头作妖的子,要是带上了陆清石,他们弟俩的境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陆清婉的绣活本来也不重,这两三天的粗粗也都绣完了。他们也确实是急需一笔钱,来改善目前的清贫的生活。别说陆清婉也挺怀念着清贫的生活,刚醒过来的那几天,却是连油荤都不见影,这是自从她嫁人之后从来就没有过的。

  她,确实正在遭着上辈子最低谷最窘困的一段日子。

  陆清婉决定好了,今天下午自己也赶一赶,明天就能去镇子上拿着绣活去换钱了。

  “的帕子绣好了,明天就跟石头去镇上换钱,咱们明天也吃肉,以后咱们天天吃肉。”陆清婉弯下腰来,附在陆清石的耳边说。

  陆清石听到陆清婉说的话,一双眼睛像是透出亮光来。不过,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暗了下去:

  “,还是存着,买多些粮食,粮食能吃饱肚子,耐饿。”

  陆清婉上辈子这个年纪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拿这些绣品去换钱过,一个月天天都在绣,干完活做完剩下的时间就在做红,这样下来到手的钱也就能维持温饱。

  因了那个时候的陆清婉只是粗略地学了一通,压根提不上什么手艺,绣工也是勉勉比别人一些,但是跟正经的绣娘比起来,自然逊。到集市上换钱,也卖不到什么好的价钱。

  若是还总是想着买肉吃,压根就是不现实的。

  陆清石的眼前浮现起了几个孤零零的铜板,懂事地摇了摇头。

  陆清婉微微地抿起嘴,捏了一下陆清石的鼻子,脸上漾起的一抹笑,也不知是心酸多一些还是好笑多一些。

  “小小年纪就苦大仇深的,我们石头真难看。”

  陆清石额上的两道浓眉,更是拧得紧了。一张小脸板得紧,隐隐有懊恼之

  这是嫌弃他长得丑了?

  陆清婉看见弟弟挺得直的小板,那张稚的小脸上面露出来的委屈,看得她几乎要忍不住笑了。

  “今晚早点回家,再给你做萝卜汤喝。”陆清婉摸着陆清石的脑袋说。

  陆清婉给陆清石送完午饭回去之后,就加紧手程,赶紧绣起了她的几方帕子。等到夕阳渐渐地沉在山头,窗边断断续续传来山里鸟的鸣叫,那熔熔日犹如橙红的蛋心,周围朵朵彩云镶嵌着一层边纹饰,反倒火一般地烧成一片,绚烂而又瑰丽。

  陆清婉赶着最后一抹日光也散尽之前,点起灯,揉了揉略微酸涩的手指,看着已经完成的十方帕子,白净的面孔上含了一丝意的笑容。

  到了做晚饭的时间,陆清婉把家里还剩下的白面一次都用光了。这可是家里最后剩下的唯一贵的粮食,要搁在平时弟两个都是不舍得吃的,要留到节日才会用上一些。一斤的麦子,最多能出不到五两的雪一般颜的面,摸起来细极了。若是成粗面看起来黄黑的,掺着着麦麸,能多出几两,也更能填饱肚子。这才是平常农家里的主食。

  不过陆清婉这一下便把家里仅存下的雪白面全部都用来蒸了面食,又从家里小子里两片菜畦里挖了萝卜下来,水生生白得可爱。她仔细地去掉了泥土,洗净了之后切好片。也不拘束到底还剩下多少,囫囵着多挖了几棵,家里毕竟能吃的东西也不多,过惯了好日子的陆清婉头一次不舍得让弟弟再像以前那样跟着她吃苦。

  怎么算是好的,她就怎么来。她这么“大手大脚”也是心里存了几分底气的。等明天到集市上面卖了手帕,家里的境况就不会这样窘困了,起码能缓上一段时间。

  陆清婉倒不是夸大了自己的绣品,这绣品的质量不同,价钱自然就存着天差地别的鸿沟。

  等了一会,面糕已经发好了,装上笼子里,底下的灶柴火红红,不过须臾,白雾一般的蒸汽就腾起来了,整个厨蔓延着一股子香甜的气味。陆清婉在面糕里加上了一些糖,糖自然也是贵的东西。

  不过陆清石爱吃,他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正是得了一块糖吃能高兴上半天的。陆清婉也就加了一点点,家里的糖是没了,但是村里有进山的猎户,每次进山若是运气好,便能寻来一些蜜糖来,干脆的有,像浓稠的液体的也有,陆清婉给了几个铜板换来了一些。

  这面糕被蒸得像是一个个小胖子一样,拳头大小,蓬松柔软得很,还带着蜂窝一样的浅孔,形状稀罕得很。这种糕点正是京城最受迎的点心铺子的招牌,极为受迎,刚开始卖的时候,哪个大户人家若是办飨宴没有这道点心,那都算是没底蕴小家子气的。

  陆清婉那个时候爱吃这样巧的吃食,把厨子请来府里,研究了一段时间才学会的。不过她并没有那么多蜂蜜,也没有牛……

  面里边原本就有淡淡的甜味,嚼着舌头就能尝到。陆清婉加了这一点点蜂蜜,正是轻而又淡,甜味不盖过面粉原本的清香。本来这面粉,就是从他们家地里刚下来的麦磨成的。它吸饱了土地里的华,晒足了日头,一点麦麸也也不掺杂,像雪一般白澈,吃起来那是一种绝妙的滋味。

  农家人都不舍得拿这样纯净的雪白面当成每天的饭食,逢年过节才舍得从袋子里匀出一点。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