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小说 > 军事·战争 > 烽火战线 > 烽火战线目录

《烽火战线》 / 作者:秋天后的雨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血战锦州(后续) 最后更新:2017-02-23

  (这是秋天新年的第一更,可能有些凌乱,希望大家见谅。在这里秋天祝愿各位马年大吉,合家快,万事如意,事业有成……)

  锦州ZHAN场上,哀鸿遍野。这里早已没有了ZHAN时的热闹,此时此刻只有不畏严寒的麻雀在废墟中只为寻找一点点食物。零星的ZHAN斗也陆续结束,各部队jin ru了收容俘虏扫ZHAN场的阶段。

  锦州这块不大的地域上,到都是大ZHAN留下的痕迹,燃烧成一堆堆废铁的汽车坦克,告诉着人们,这里曾经发生过极为惨烈的大ZHAN。中军队的士兵们默默的将烈士的遗体掩埋,这是一个无声的画面。日本士兵的尸体也一道进行掩埋。这帮曾经在中大地上横行一时的侵略者最终还是化作这壮丽山河中的一堆肥料。

  此刻的锦州城也是一片萧瑟,日军的许多弹还是在这数百年之久的古城之中,木质的阁被大火烧尽了一大半,所幸大部分城中的民已经被疏散出去。并没有太大的伤亡,张学等的指挥部在日军对锦州城击开始后,就悄悄的转移到了地下。

  火停息后不久,就陆续有日军的俘虏送进来,这些俘虏都是在中军队的大的火力面前彻底的神崩溃了。毕竟一旦si wang的阴影降临在头上时,不会所有的人都摆出一副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样子,这不仅仅是体上的摧残,更是神上的折磨。也许肉体上的折磨也就是皮肉之苦罢了,而让人心更为恐惧的折磨是神上的。

  天啊,怎么这么多俘虏,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这是中近百年来对外ZHAN争史上俘虏过外士兵的一次了。数里长的俘虏列队在冰天雪地中行进。他们的目的正是他们先前梦寐以求的地方锦州。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以ZHAN败者的份到此一游罢了。

  已经回到锦州的民不顾旅途劳顿,还未放下袱,就在锦州城的主道上排起了长队,他们也好奇,这些用了不到一天就拿下北大营,三天不到就攻克奉天城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日本人到底长得什么样的三头六臂。

  “老王头,你说这日本人到底长得啥模样啊,听说他们还吃人肉,怪可怕的……”一个中年对旁边的老头道。

  “我咋晓得,我只是听说,日本人都长得人模狗样,见到他们的人都要被挖掉眼睛哩。”老王头慢慢悠悠道。

  “真有这么可怕?老王头那我们回吧,万一被挖掉眼睛就不好了……”

  “嘿嘿,他们还不是我们张少帅给败了嘛,有什么可怕的,要说,我们中的军队一点都不比这些日本人差。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败他们嘛。”

  “也对也对,不过我还有些明白,今天进城的时候,有一些穿着雪白大背着大枪的队伍开进城来,我还以为是日本人呢,吓得我半天没敢露头……”

  ……

  “快看,日本人!”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声。顿时人群就涌动起来。

  此刻的日本ZHAN俘都被解除了武装,穿军大的日本ZHAN俘一个个灰头土脸,衫不整,大部分更是一瘸一拐,甚至还要用担架抬着。

  “老王头,我说这日本人也没啥可怕嘛,不是都跟我们长得一个模样吗?不过比我家的男人要壮实多了。”中年不解的问道。在那个时候,中人大都是面黄肌瘦,根本就是一副弱不风的样子,即使家底稍好的,也大都拿去抽鸦片了。这样一来民的体素质普遍低下。当时有钱的如东北军,中央军的军人也大都如此。一个个如病一般。所以才被日本人戏谑为”东亚病夫“。而日本人自从明治维新之后,民的收入增加了,在体素质这方面大大的重视起来。营养也逐渐跟上。所以这个时期的日本人反而比中人要壮实得多。

  “呸,你们家那个鸦片鬼也算男人?日本人能跟我们一样嘛吗,我们是炎黄子孙,像这样数典忘祖的家伙我们才不认这个孙子呢,再说了,你看这些日本人一个个都长得这般猥琐。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民众们虽然对日本人的罪行恨之入骨但是却没有人对这些ZHAN俘进行骂,虽然一定程度上是东北军的士兵在维持秩序,更多的是让这些日本人瞧瞧,咱们中人是怎么对待俘虏的。咱们是礼仪之邦,不写干这档子事。

  “报告总指挥同志,锦州ZHAN役胜利结束……”

  ZHAN斗刚刚结束,李雪钰便从前线赶了回来,亲自向莫雄报告此次ZHAN役的ZHAN果。

  “大ZHAN历时两个月零八天,此役我军共击毙、击伤、俘虏102万人,其中击毙85万人,伤8000人,另外俘虏了括敌中将小泉一郎在17万人,其中一万人是伪军。缴获三八SHI Bu枪 八万多支,十一SHI 轻机枪1200挺,九二SHI 重机枪500挺,子弹300万发,迫击450门,山70门,野50门,击毁坦克一百零八辆。缴获、击伤坦克50辆,卡车350辆,马匹1100匹,击敌机56架。我军阵亡36852人,受伤15000人,损失坦克20辆,大52门,消耗各类弹药60吨……”

  听到这里,莫雄心中不由得沉重起来,敌我伤亡比例达到了2:1,先进的武器并不能完全弥补ZHAN斗力的差距。东北军的ZHAN斗力跟日军确实有着不小的差距。日军突围的时候,东北军的阵地数次被突破,几乎使得这此ZHAN斗陷入困境,幸好后备部队以及先遣军组织进行围剿。才将这些漏洞堵住。

  莫雄皱着眉头道:“将ZHAN报如实的向总部报告。并做好伤员的救和阵亡将士的抚恤工作。”

  “是!”

  一旁的张学也是痛心疾首,这伤亡的五万多人中十之七八都是东北军的士兵。这样一来,东北军算是实力大损了。但是转眼一想,自己用相同人数的兵力挡住了日本人的虎之师。死伤在所难免,但是取得了重大的ZHAN果。这是当时所不能想象的。

  “走,少帅,我们去看看这些伤员如何?”莫雄背着手回过问道。

  张学回过神来道:”好。”

  医的大门口,各种临时改装的救车进进出出,使得本来就不的大门就更加拥挤了,经过严格的检查后,莫雄等人默默的下了车,慢慢的走进了医的大门。虽然少帅府的专车能够有这些权利,但是对于这些伤员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决不能为了贪图方便而践踏生命。

  在大队警卫的卫下,两人驱车前往城西的ZHAN俘营。这所ZHAN俘营是由原来的监狱改造而成,相对于罪犯来说,这些日本人可是比罪犯还罪犯。看着这还没有走进医的大,大外的空地上就已经搭起了大大小小的白帐篷。伤员不断的抬着担架进来,然后又有些ZHAN士被盖着白布被抬了出去。

  莫雄及张学缓缓的走进了一个帐篷,顿时伤员的声充斥着耳膜。在这仿佛让莫雄看到了霹雳般响个不停的枪声,和ZHAN士被子弹击中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各种声音穿在其耳边。

  莫雄来到一位昏了的重伤员旁边,慢慢的蹲了下来。这是一位年轻的士兵,连胡须都没有长起,也许伤口的疼痛,使得年轻的士兵紧咬着嘴唇,脸苍白,似乎失血过多了一般,年轻的士兵嘴唇微微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声音之低却不能让人俯下去听也听不出什么。

  不知道他是在呼唤远方的亲人,还是自己心爱的姑娘。谁也不知道。如果没有ZHAN争,没有侵略,如果中的百姓能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像这样的年亲人应该在学校里念书,在球场上挥汗如雨。莫雄想着,似乎自己又回到了高中那个年代,上网,球,逛街,看电影……可是那毕竟是和平年代,自己不用为了填饱肚子而到讨生活,也用不着整日的提心吊胆,为自己什么时候就不明不白的死了……

  然而回到这个昏暗的时代后,这一切都得不一样了。如同鲁迅先生写的一样,这就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没有民主,没有人权。人的生命如同草芥。人们生活在一个未知的充恐惧的黑暗社会里,更没有希望可言。辛亥革命虽然结束了中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但是中却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和平与富,相反只有连年的ZHAN争,军阀割据一方,到都是饿殍遍野。现在就连一个弹丸小也来分食中。而自己能做的就是将这一切都狠狠的推倒。让堂堂中华儿能够挺起板做人。

  “少帅来了!……是少帅,少帅他来看我们了……”

  东北军的士兵并不认识莫雄,但是却是一眼就认出了张学。此刻的张学心早已被震撼了,这才是他所率领的东北军ZHAN士,都是堂堂汉子。张学含着泪水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向所有的伤员以及医人员深的敬了个礼。而ZHAN士们,只要是清醒着的,都向他们的最高统帅举起了右手。

  张学放下手臂后,却发现自己的手在不断的**,张学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自己根本没有脸去面对他们,因为这些普通的士兵为这场ZHAN役付出了太多太多。

  张学声音有些哽咽着道:“弟兄们,我们这场仗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为了我张学,而是为而ZHAN。你们的每一个人,也许我记不住你们的名字,但是你们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英雄!也许你们失去了你们的兄弟妹,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永远都不会失去一个作为中人的尊严。让我们为那些死去的弟兄敬礼!”

新笔趣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www.aixs.co
爱小说
因特网